• 首頁 > 教學教案 > 語文教案 > 初中語文教案 > 初中語文教學設計

    《水滸傳:古典小說的閱讀》教學解讀

    時間:2020-11-22字體大?。?em class="fontsize">A-A+

    《《水滸傳:古典小說的閱讀》教學解讀》這是一篇初中語文教學設計,古典小說中的英雄傳奇和歷史演義小說的共同特點是說書人集體創作,文人雅士執筆整理。

    《水滸傳:古典小說的閱讀》教學解讀

      《水滸傳》采用章回體分卷分目,每回集中描繪一、二個主要人物或事件,用一個人引出另一個人,因人生事、因事生人,巧妙的作無痕處理,其它的人與事則“暫且按下不表”。這樣便保持了人物和故事的相對完整性和獨立性,加深了人物形象的表現范圍,使人物的典型化與個性化的刻畫具有了充分的展示空間。章回的多寡安排取決于中心人物的重要性,如主要角色魯智深、林沖、武松、宋江、盧俊義的描寫、刻畫都各占到了十個章回,而較為次要的人物所占章回則較少,如李逵五回,柴進、高俅各四回,楊志、楊雄與石秀各二回等等。這樣的結構安排使作者可以用大量的筆墨充分表現中心人物,將其行為、性格、言語等刻畫得入木三分,使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躍然紙上。在描寫中心人物中,間及次要人物,如宋江故事中串出了花榮、李俊、李逵、戴宗、張順等好漢。各回之間又善于制造懸念,結構上的邏輯銜接多在高潮處斷開,激發讀者的想象力,吸引讀者的好奇心, 從而使章回之間貫通一起,達到引人入勝的藝術境界,水平之高下,全在此處。

      《水滸傳》羅列人物采用獨傳、合傳和群傳的架構形式。前七十回采用獨傳、合傳架構形式,敘述各個英雄人物從不同地方匯聚梁山的斗爭經歷,人物及其事件具有相對的獨立性,很多篇章都可以單獨存在。作者將其有機組合,使各個環節銜接緊密、彼此呼應,達到了百川歸海、波瀾壯闊的藝術效果。第七十一回“忠義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是從獨傳、合傳到“群傳”的過渡,開始了整體結構的敘事方式,從而使個體斗爭組織化,從反貪官污吏的幾次重大斗爭到招安征遼、平方臘, 以至最終毀滅,完成了全篇的悲劇收尾。

      《水滸傳》至少出現了一二十個個性鮮明的典型形象,這些形象有血有肉,栩栩如生,躍然紙上。在人物塑造方面,最大特點是作者善于把人物置身于大環境中,扣緊人物的身分、經歷和遭遇來寫他們的性格。通過對各階層人物及他們之間的關系的描繪,一幅北宋社會生活的圖景便非常逼真、清晰地呈現在我們面前。統治階級的驕奢淫逸以及受壓迫人民“撞破天羅歸水滸,掀開地網上梁山”的愿望,則是組成這幅歷史圖景的經緯。書中的人物性格,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產生和成長起來的。林沖、魯達、楊志雖同是武藝高強的軍官,但由于身分、經歷和遭遇的不同,因而走上梁山的道路也很不一樣,作者正是這樣表現了他們不同的性格特征的。禁軍教頭的地位,優厚的待遇,美滿的家庭,使林沖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種安于現實,怯于反抗的性格,對統治階級的逼害一再隱忍;同時這種經歷,又使他結交了四方江湖好漢,形成了豪俠、耿直、不甘久居人下的品德。因此林沖的隱忍不同于逆來順受。在他“忍”的性格中,蘊藏著“不能忍”的因素,聚集著復仇的怒火。最后,他被逼上梁山,正是這種怒火的總爆發,是他性格發展的必然結果。 

      《水滸傳》總是把人物放在階級斗爭的激流中,甚至把人物置于生死存亡的關頭,以自己的行動、語言來顯示他們的性格特征。在“劫法場石秀跳樓”一回中這樣描寫:“樓上石秀只就一聲和里,掣出腰刀在手,應聲大叫:‘梁山泊好漢全伙在此!’……石秀樓上跳將下來,手舉鋼刀,殺人似砍瓜切菜,走不迭的,殺翻十數個;一只手拖住盧俊義投南便走。”只此寥寥數筆,通過對石秀幾個異常敏捷動作的白描,把他當機立斷,臨危不懼的性格表現得入木三分。作者巧妙地把人物的行動、語言和內心的復雜活動,緊緊地交融在一起,雖無靜止的心理描寫,卻能準確、深刻地揭示出人物的內心世界。同樣以劫法場為例,由于石秀是在形勢萬分緊迫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得悉處斬盧俊義的消息的,以他的精細,當然意識到個人劫法場的危險;可是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又沒有別的辦法可想。從石秀在酒樓上的焦躁,可感到他內心的激烈活動。他考慮到要在戒備森嚴、刀槍林立的法場上,一個人救得盧俊義,必須先壓住敵人的氣勢,因此,未下樓時就大喊一聲,接著趁敵人神志未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扯住盧俊義便走。在他被捕后大罵梁中書時,道出了梁山大軍即將臨城的形勢,這才使梁中書不敢殺害他們。透過石秀果斷的行動,機變的語言,又看到了他細微的內心活動。小說中類似這樣的精彩的描寫是很多的,像當林沖抓住高衙內提拳要打而又未敢下落時的微妙心理,像宋江吟反詩時流露出的那種壯志未酬,滿腔郁悶的心情,都是通過行動、語言來表現出人物的內心世界,并進一步深化了人物性格。

      在人物塑造上,有時也通過富有特征性的細節來塑造人物個性。如武松打虎時,借哨棒打斷的細節,充分表現了他全神貫注的緊張神態,渲染了這場惡斗的氣氛,也為以后的赤手空拳打虎做了合理安排,從而突出了他的神力和勇武。

      在人物的對比中,突出他們各自的性格。這種對比方法,不僅表現在一些主要人物身上,就是在一些次要人物身上,也運用得很成功。在武松斗殺西門慶的事件中,何九叔與鄆哥恰恰形成了鮮明對照。對西門慶的胡作非為,何九叔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在躲不開時,又處處給自己留下退步,這些正表現了他的世故、機變而又怯懦的性格。與何九叔相反,鄆哥卻處處采取了好管閑事的主動態度,這正是他年輕好勝、幼稚天真而又多少帶有打抱不平的個性的表現。

      在人物塑造上,不僅表現了現實主義藝術的高度成就;同時也體現著浪漫主義的優秀傳統。書中的英雄人物,不僅植根于現實的土壤之中,而且又是被高度理想化了的。作者從人民的理想出發,把他們的反抗性格和道德情操,提到很高的境界,并把自己強烈的愛憎感情熔鑄在人物身上,使他們具有叱咤風云的英雄氣概和不畏艱險的樂觀精神。浪漫主義的特征也表現在對人物本質特征或英雄行為的渲染和夸張上。如吳用的機智過人,李逵的赤膽忠心,以及對武松打虎、魯智深倒拔垂揚柳等夸張描寫。因此說小說在人物塑造上非但繼承和發展了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的優良傳統,而且把兩者結合起來,從而使《水滸傳》成為我國小說史上兩結合的創作方法運用得較好的作品。

      《水滸傳》是從“說話”發展而來的,說話的語言本來就有通俗、生動、明快、色彩強烈的特點,經過作者的加工,就更加精彩了。如寫魯達三拳打死「鎮關西」鄭屠,第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鮮血迸流,鼻子歪在半邊,卻便似開了個油醬鋪,咸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語言生動準確,極富有表現力。如寫魯智深打店小二時,“魯達大怒,扎開五指,去那店小二臉上只一掌……”用“大怒”和“一掌”還不足表現魯達之憤怒,而用了一個“開”字,表現出其神韻。

      《水滸傳》的人物語言充分個性化,而且前后一貫,沒有千人一面的毛病。例如,李逵就是一個話到人到、聞其聲見其人的人物形象。他一出場,這個人物就以其獨特的個性、鮮明獨特的話語活躍在全書。他的語言舉止都無不反映他野性十足、粗魯憨直的個性特征。

      《水滸傳》的敘述語言精彩傳神。例如寫林沖的妻子被高衙內調戲,林沖趕到拽過高衙內就要打,但是,“卻認得是本官高衙內,先自手軟”,只得“一雙眼睜著瞅那高衙內”。這兩句人物動作的描寫蘊含了多少潛臺詞,林沖憤怒之極但又必須強忍。充分反映了林沖的個性和當時的心情。

      《水滸傳》的人物動作敘述往往和人物的語言緊密配合,做到相得益彰。例如,魯達自野豬林救了林沖,一路護送到滄州,在與林沖分別時,取了些銀子與林沖、兩個差人,并警告差人:“你兩個撮鳥,本是路上砍了你兩個頭,兄弟面上,饒你兩個鳥命。如今沒多路了,休生歹心。”兩個道:“再怎敢,都是太尉差遣。”接了銀子,卻待分手。魯智深看著兩個公人道:“你兩個撮鳥的頭,硬似這松樹么?”魯智深掄起禪杖,把松樹只一下,打的樹木二寸深痕,齊齊折了。魯達率真、灑脫的話和他那豪強、剽悍的行動完全一致,有聲有色地表現了他的神勇和瀟灑。

      《水滸傳》的語言具有文筆情趣,讀者百讀不厭。它對人物、事件的描繪活靈活現、精彩傳神。

      高俅上任的第一天就大發淫威,逼走了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安身立命”出自王進之口。后來魯達、林沖、楊志都說過這個詞。實際上《水滸傳》一書就是寫英雄沒有安身立命之處。厚地高天,茫茫大宋,竟然沒有英雄的安身立命之所。天下人都不過是以一己之才養一己之口,安一己之命,立一己之身。求以安身立命之處而不可得,很多人便只好鋌而走險,為盜為寇。阮氏三兄弟,活得很艱苦,打魚都打不到,所以吳用去勾引他們,讓他們參與打劫生辰綱。他們一下子就答應,他們求什么?他們首先求的就是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成套穿衣服,論秤分金銀。

      還有更多的人,其實是衣食不愁的,比如王進,還有史進。王進本來有很安逸的生活和很好的社會地位,他是東京八十萬禁軍的教頭。但是被高俅威逼,只好拋開這些,于是他的身安也沒有了。他只好一路往西,去延安府投奔老種經略相公。經過史家村,教史進武功。半年以后就要辭別,史進想挽留他,王進是怎么說的呢?王進說:“在這兒養老,當然是十分之好,但是只恐高太尉追捕到來,連累了你。我還是一心要去延安府投奔老種經略相公處。那里鎮守邊廷,用人之際,足可以安身立命。”他明說是怕高俅追來,連累了史進。其實主要的原因就是一個人,尤其是大丈夫,有一身本事的英雄,怎么能就這么樣收拾起雄心壯志,安心養老呢?就像一頭猛虎,誰愿意潛伏爪牙在動物園里面被養著呢?他再一次提到了“安身立命”這個詞,我一心要去延安府投奔老種經略相公,那里鎮守邊廷,用人之際,足可以安身立命。大丈夫安身立命,這身得安在自己的地盤上,這命得立在自己的身手上,不能夠聽命于人。

      史進沒有了莊園,衣食住行都成了問題,沒法安身了。打家劫舍、殺人放火,搶奪別人的財產,殺死別人的生命,然后自己享受,這種快樂的生活是合理的嗎?史進對朱武很嚴肅地說:“你勸我落草,你再也休提。”史進要的是一個清清白白的快活,只有清清白白,才是真正的安身立命。

      史進不知道,在渾濁的世道,一個人要清清白白的安身立命卻是十分之難。108人正是因為不能夠身安才上了梁山,上了梁山正因為不能夠心安才下山招安,招安以后又不能夠理得,最終七零八落,七死八傷。

      古典小說中的英雄傳奇和歷史演義小說的共同特點是說書人集體創作,文人雅士執筆整理。他們往往抓住一條線就穿起一串故事,然后又換一條線,在閱讀時可以很好的利用這個特點。比如閱讀《水滸傳》,篇幅很長,人物眾多,學生閱讀起來困難很大,我們就可以以主要人物為線索串聯故事,一個人物一個人物讀,把一群人的英雄傳奇拆成一個一個的俠客傳記。比如先讀九紋龍史進,再讀花和尚魯智深,再讀豹子頭林沖,再讀行者武松,再讀青面獸楊志……這樣一個一個人物讀下去,了解他們的性格特征,與之相關的故事,再跳躍性的看看他們最后的結局。我們可以為那些主要人物填寫履歷表,把他們的簡歷列出來(相關的故事名稱),再把他們之間的關系理清楚鏈接起來,這樣就好比織了一張網,把長篇小說的人物網在一起。

    红包扫雷